本节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本节各药的药性无规律性,其中三七具温通和温养之性而药性偏温;茜草可凉血而性寒(蒲黄性平)。根据辛能行的理论,化瘀止血药可有辛味,但习惯上更重视其真实滋味,故三七有甘、(微)苦之味,亦可将甘味理解为与滋补强壮有关;茜草味苦,则可理解为其有清泄之性(蒲黄味甘)。
  2.在功效方面:
  在教材中本节各药的功效均为化瘀止血,应将其理解为具有止血和活血化瘀双重功效。此外,三七还有止痛及滋补强壮(或补益气血)的作用,茜草还可清热凉血。
  3.在主治(或应用)方面:
  本节各药尤宜于出血而兼瘀滞者;若与凉血止血药和收敛止血药同用于其相应的出血证,有止血不留瘀之效,故可广泛用于各种出血。其中三七药效卓著,内服与外用的作用均强;茜草生用化瘀止血,又凉血止血,炒炭则收敛止血,故瘀滞出血、血热妄行及出血日久不愈者,均可选用,但以血热夹瘀者最为适合。蒲黄性平,其适应证可不论其寒热。各药的活血化瘀功效,又都可用于多种瘀血证。三七化瘀、止痛与止血之效俱佳,为伤科要药,治跌打损伤,不论有无出血,均常使用;其对冠心病心绞痛亦颇有效。茜草活血而能通经脉(络),治血瘀之月经失调及痹证较为多用;治跌打损伤则不及三七。蒲黄主要用于妇女产后腹痛、痛经及冠心病心绞痛等胸腹瘀血证,较少用于肢体瘀滞作痛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