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   (2)   (3)   (4

  1.在中药的配伍一节中,“七情”及七情中各“情”的含义和对待配伍关系的正确态度是学习的重点。特别应注意相须与相使、相畏与相杀、相畏与相恶的区别。相须与相使都是二药配伍后,治疗效应增强,所不同的是,相须二药其性能功效相类似,属于同类药。《本草纲目》云:“相须者,同类不可离也。”如麻黄与桂枝相须,二药均系解表药中的发散风寒药(辛温解表药);石膏与知母相须,二药均系清热药中的清热泻火药;大黄与芒硝相须,二药均系泻下药中的攻下药;附子与干姜相须,二药均系温里药;槟榔与南瓜子相须,二药均系驱虫药;全蝎与蜈蚣相须,二药均系息风止痉药;麝香与冰片相须,二药均系开窍药;人参与甘草相须,二药均系补虚药中的补气药;等等。相使二药则仅仅是性能功效方面有某种共性,而且二药有主辅关系,以一药为主,另一药为辅,辅药能增强主药的治疗效应。《本草纲目》云:“相使者,我之佐使也。”如解表药麻黄与止咳平喘药杏仁相使,二药均能平喘止咳,治疗风寒外束,肺气壅遏之喘咳,以麻黄为主,杏仁为辅,用杏仁增强麻黄平喘止咳的治疗效应;清热药黄芩与泻下药大黄相使,二药均能清热泻火止血,治疗肺热衄血时,以黄芩为主,大黄为辅,用大黄增强黄芩清肺泻火止血的治疗效应;驱虫药槟榔与泻下药牵牛子相使,二药均能杀虫、通便,治疗绦虫证时,以槟榔为主,牵牛子为辅,用牵牛子增强槟榔驱绦虫的治疗效应;化痰药半夏与理气药橘皮相使,二药均能燥湿化痰,治疗湿痰咳嗽等证,以半夏为主,橘皮为辅,用橘皮增强半夏燥湿化痰的治疗效应;补气药黄芪与利水渗湿药茯苓相使,二药均能补气利水,治疗气虚水肿时,用黄芪为主,茯苓为辅,用茯苓增强黄芪补气利水消肿的治疗效应;等等。相畏与相杀所涉及的是同一药对,只是各自所站的角度不同:相畏指的是有某种毒副效应的药,畏能降低或消除其毒副效应的药;相杀指能降低或消除对方毒副效应的药,能杀对方的毒。《本草纲目》云:“相畏者,受彼之制也。”“相杀者,制彼之毒也。”如生半夏、生南星有毒,生姜能降低生半夏和生天南星的毒副效应,故站在生半夏与生天南星的角度而言,是生半夏或生天南星畏生姜,站在生姜的角度而言,是生姜杀生半夏或生天南星毒;附子有毒,干姜、甘草能降低附子的毒副效应,即附子畏干姜与甘草,干姜与甘草杀附子毒;等等。相畏被对方降低或消除的是该药的毒副效应,而相恶被对方降低或消除的是该药的治疗效应。《本草纲目》云:“相恶者,夺我之能也。”如生半夏、生南星畏生姜,是生半夏、生天南星的毒副效应被生姜降低,而黄芩恶生姜则是黄芩清肺或清胃的治疗效应被温肺、温胃的生姜降低;附子畏干姜,是附子的毒副效应被干姜降低,而黄连恶干姜则是黄连清胃泻火的治疗效应被温中散寒的干姜降低;等等。
  需要指出的是两味药之间的配伍关系有时可能不止一种,如附子与干姜同为温里药,二药配伍后,回阳救逆的治疗效应会明显提高,因此具有相须的配伍关系。但附子有毒,其毒性可被干姜减弱,因此附子畏干姜,干姜杀附子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