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总论>>第五章>>小结

小结

解说:

/distance/zyxpy/zl/xj.rm width="118" height="16" controls="ControlPanel" autostart="true" console="Clip1" nolabels="true" type="audio/x-pn-realaudio-plugin">

    中药的各种性能,都是从特定的角度,概括药物作用的一种性质,这些作用性质相同,其具体功效则不一定相同,其临床应用可能大相径庭。临床用药时,只注重其某一种性能,或只将性味两种性能互参是不够的,必须将尽可能多的性能综合考虑,才能把握其利弊特点,真正做到用其长而避其短。
   性能和功效虽然关系密切,但二者不是同一认识层次上的概念。功效是药物具体的防治作用 ,性能则是抽象的作用特性,并不代表具体作用。离开了功效,其相关的性能就很难有确定的意义。徐灵胎认为:“同一热药,而附子之热,与干姜之热,迥乎不同;同一寒药,而石膏之寒,与黄连之寒,迥乎不同。一或误用,祸害立至。遂古人用药之法,并不专取其寒热温凉补泻之性。”实际上是指出了联系功效理解性能的重要性。
    各种性能之间,如性与味、性味与作用趋向、性味与润燥等,虽有一定相关性,其间并无必然的一致性;同时各种性能又是同一认识层次上的概括,因此不能将一种性能作为确定另一性能的依据。
    从认识和归纳过程来看,某药的某一性能,往往只是以一种(或部分)功效为依据的。当其上升为一种理论指导临床用药时,不能将其任意扩大,视为该药所有功效的特点。如麻黄的辛散升浮,系与其解表功效相关,并不反映其利尿的作用特点。同样,大蒜的辛温,并不是反映其解毒消肿、止痢等功效特点的;冰片的辛而微寒,亦不一定能反映其开窍和止痛的特点。这是学好用活中药性能理论的正确认识方法。

上一节]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