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总论>>第二章>>第一节

第一节 中药材的品种

解说:

/distance/zyxpy/zl/pz.rm width="118" height="16" controls="ControlPanel" autostart="true" console="Clip1" nolabels="true" type="audio/x-pn-realaudio-plugin">

   临床治疗和进行实验研究使用中药,其药材的植物、动物和矿物的品种来源必须正确。否则,原有药物的疗效无法保证,还可能对患者造成损害;或使研究结果毫无意义,造成人力、经费和时间的极大浪费。中药一般来自民间,在文字记载其功效和主治之前,大多有一个口耳相传的过程。同一品种,在不同时间、不同地域,由众多的人观察应用,并从各自不同的角度进行命名,因而出现多种不同的名称。如麦门冬因其根的形状而得名,又据《吴普本草》记载,根据其常绿的生长特征,又有忍冬、忍凌、不死药三名,再因其叶如韭叶,而秦名乌韭、楚名马韭、越名羊韭、齐名爱韭与香韭;此外,还有禹余粮、仆垒、随脂等诸多名称。这就是中药的同物异名现象。仅据《中药大辞典》引用,虎杖等药的别名多达三、四十种。另一方面,不同的品种,又可能被称为相同的名称,如在《中药大辞典》中,被称为“过山龙”的品种有23种,其中的“土黄连”亦有20个品种。在《本草纲目·序例》中,也专列了大量“一名二物”、“一名三物”、“一名四物”和“一名五物”的药物。这又是中药的同名异物现象
    在本草及方剂著作中,一些常用药物的古今名称并不一样。如荆芥香附,古时分别以假苏和莎草根为正名。而淡竹叶木通青木香等药名,古今所指的品种完全不同,其功用存在差异。
    由于上述同物异名和同名异物的现象存在,常常造成中药品种的使用混乱,影响了中药的临床应用、实验研究和学术交流。
    自《神农本草经》起,就十分重视中药材的“真伪”,即品种的正确使用。历代本草学家为澄清中药的混乱品种,进行了大量的工作,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他们或训释药名,论述品种;或详细考察并描述原植物(或动物、矿物)的形态和生长特征;或精心绘制药图,并辅以“图经”。皆意在阐明中药的名称和实物间的关系。从南北朝至宋代的近800年间,各大型综合本草的作者,还将这方面的工作作为主要的着力点。但由于各种局限,仍存在不少失误。正如李时珍所说:“(以)兰花为兰草,卷丹为百合,寇氏衍义之舛谬;谓黄精即钩吻,旋花即山姜,乃陶氏别录之差讹;酸浆、苦耽、草菜重出,掌氏之不审;天花瓜蒌,两处图形,苏氏之欠明。”其后的本草,亦未能尽如人意。
    近代以来,借助植物学、动物学等多学科的有关知识,进行了大量中药材的品种考证,保证了绝大多数常用中药的品种正确。但至今仍有不少要做的工作。有关中药材品种的具体知识,《药用植(动)物学》、《中药鉴定学》等课程将予以系统介绍。为了确保中药品种的正确,对临床用药,尤其是科研用药的品种,以及收集民间用药经验时,一定要搞清其品种来源。使用中药名称时,一定要书写正名。凡《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收载的品种,必须以其使用的名称为准,避免乱用别名,更不能杜撰名称,造成混乱。

上一节]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