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节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本节药物以苦、寒,归肺、胃经为主。因知母(及芦根、天花粉)有养阴(或生津)作用,故又有甘味;夏枯草辛香而散结,故又有辛味;石膏历来谓其味辛甘,较为特殊(可能与前人谓其解肌,又为矿物药,并联系五行学说有关)。知母滋阴降火,又归肾经;栀子又长于清心肝之热,又归心肝经;夏枯草主治肝经之病,故仅归此经。
  2.在功效方面:
  本节药物除夏枯草和决明子之外,其主要功效均常称为清热泻火,但应注意功效的层次分化:其清热泻火包括清气分热和清脏腑热;除能清肺热与清胃热,淡竹叶还长于清心热,栀子还长于清心热及肝热。其清泄气分实热,以石膏与知母的作用较强;清心除烦以栀子作用强。知母、芦根、天花粉三药,既清胃热,又生津止渴;芦根与天花粉,既清肺热,又能祛痰。在兼有功效方面,应注意知母的滋阴润燥功效包括:滋肺阴,除肺燥;养胃阴,生津止渴及滋肾阴,退虚热三个方面。
  3.在主治(或应用)方面:
  石膏、知母、芦根、天花粉、淡竹叶、栀子都可主治温热病气分证,但石膏、知母为要药;芦根、天花粉、淡竹叶因清气分热之力较弱,一般作为辅助;栀子主要用于热盛而烦躁不安者。以上各药均可主治肺热证与胃热证,但石膏偏于主治肺热喘息和胃热牙龈肿痛。知母既治肺热咳嗽、胃热口渴等实热证,又治阴虚燥咳,阴虚消渴等肺胃虚热证。芦根、天花粉清胃生津,清肺祛痰,宜于胃热津伤口渴及肺热咳嗽痰多之证;且芦根能排脓而主治肺痈咳吐胧痰。淡竹叶虽可用于肺胃热证,但更多用于有心热者。栀子概入气分,又入血分,故气分实热证与血分实热证均宜选用。夏枯草与决明子都以入肝清热为主,可清肝明目。但夏枯草苦寒清降之力较强,善治肝火头痛、眩晕及目珠疼痛之证;决明子甘润微寒、除肝热目疾之外,肝虚目暗亦可选用。
  4.在配伍方面:
  着重理解石膏配知母、石膏配麻黄与杏仁、知母配伍龟甲与熟地黄的主要意义。石膏与知母在清热泻火方面相须为用,增强对热病气分热证的治疗作用;对于肺热喘咳,石膏仅能清肺热,并无平喘止咳之功,其与麻黄、杏仁同用,共收清肺平喘止咳之效;知母与龟甲、熟地黄同用,可增强滋阴降火作用,主治阴虚火旺证。在用法和使用注意方面应着重了解:
  ①石膏为矿物药,宜打碎先煎;火煅后研末外用,有收湿敛疮的功效。
  ②知母甘寒滋润,能滋阴润燥;栀子苦寒性强(羟异栀子甙等成分有导泻作用);决明子有润肠通便作用。故脾虚便溏者均应忌用。
  ③决明子久煎则泻下成分分解破坏,润肠通便之力减弱,故用于便秘证不宜久煎,尤宜入丸散服用。
  5.本节中应注意石膏与知母在性能、功效与应用方面的异同比较:
  在性能方面,二者均是味甘、性寒、归肺与胃经之药。但石膏辛、甘,大寒;知母苦甘,寒;还归肾经。在功效方面:二者均能清热泻火(清气分热、清肺热、清胃热),但知母能滋阴润燥(包括滋肺阴,除肺中燥热;滋养胃阴,生津止渴;滋肾阴,退虚火)。石膏外用能收湿敛疮。在应用方面:二者均可用于温热病气分热证,症见高热、汗出、烦渴、脉洪大有力者;以及肺热喘咳及多种胃热证。但石膏宜于肺胃实热证,尤多用于肺热喘息和胃火牙龈肿痛等;因知母能滋阴润肺、养胃生津,故既用于肺胃实热证,亦用于肺胃虚热证,并尤多用于肺热咳嗽及胃热口渴者。在兼有功效的应用方面不难比较,如石膏外治疮疡不敛,知母还主治肾阴虚而虚火亢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