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本章药物的性味缺乏共性,较难记忆。而羚羊角、牛黄、钩藤、地龙兼能清热,则标寒、凉性;其中羚羊角、地龙寒性偏盛则标寒;钩藤清热较弱则标微寒;牛黄虽标凉性,但其味苦,清泻之力亦强。天麻、僵蚕、全蝎息风止痉之力强,应用广泛,无论寒热虚实证皆可应用,故标平性。至于蜈蚣之温性,或许与其燥烈毒性及通络之力强相关。本章药的药味与功效及应用间关系不紧密,除僵蚕、全蝎、蜈蚣之辛与通络功效相关,牛黄之苦与其清热相关外,其余难以与功用对应。如羚羊角、地龙之咸,天麻、钩藤之甘等与总论言及的相关功效无法对应,故学习时不必拘泥于药味,重点应放在具体功效与应用方面。本章药物在归经方面具有共性,均归肝经,又根据各药的兼有功效不同,尚兼归其他经。如羚羊角、牛黄兼能清心热,治热扰心神之证,故兼归心经;地龙平喘,僵蚕疏散风热,均兼归肺经。息风止痉药多具有沉降的作用趋向。全蝎、蜈蚣有毒。
  2.在功效方面:
  本章药物均有息风止痉功效,即为本章药物的共性。在兼有功效方面应注意:羚羊角、牛黄、钩藤、地龙均兼能清热;羚羊角、钩藤、天麻兼能平肝潜阳;羚羊角、牛黄兼能清热解毒;地龙、天麻、僵蚕、全蝎、蜈蚣兼能通络;全蝎、蜈蚣又兼能攻毒散结。
  3.在主治(或应用于)病证方面:
  本章药物均可主治肝风内动,痉挛抽搐,但在各药的相应主治中,因其性能、作用强度及兼有功效不同,应用特点各异。如羚羊角、牛黄、地龙、钩藤宜于热病,热极生风之痉挛抽搐。天麻、僵蚕、全蝎、蜈蚣等应用广泛,肝风内动、外风引动内风均宜。较多用于破伤风、脾虚慢惊风、痫证之痉挛抽搐。应当注意,其中天麻、僵蚕无毒,应用安全;全蝎、蜈蚣有毒应在严格控制剂量前提下使用。
  4.在兼有功效及其应用方面应当注意:
  ①羚羊角与钩藤均兼能平肝潜阳,且可清肝热,均宜于肝阳上亢兼有肝热(肝火)者,但羚羊角的作用强于钩藤。
  ②羚羊角又能清肝明目,宜于肝火上炎之目赤肿痛(或连头痛)。
  ③羚羊角又可清心热,且有清热解毒之功,可治温热病,热毒炽盛,内陷心包之壮热神昏、发斑等证。
  ④牛黄又能化痰开窍,并可清心热,可用于温热病、中风、癫狂、痫证等热痰闭阻心窍之闭证神昏。
  ⑤牛黄尚能清热解毒,又可治热毒壅结之咽喉肿痛、外科疮痈等。
  ⑥天麻又具有平肝潜阳功效,药性平和,可广泛用于肝阳上亢、湿痰、血虚等所致眩晕,为治眩晕、头痛要药,但尤宜于肝阳上亢所致者。
  ⑦天麻尚兼有祛风通络止痛之功,可用于中风瘫痪、风湿痹痛。
  5.在用法及使用注意方面着重了解:
  ①钩藤不宜久煎的原因是:其有效成分为钩藤碱,加热后容易破坏,故入煎剂一般不超过20分钟,不宜久煎。
  ②全蝎含蝎毒,与蛇毒类似,属神经毒,过量会引起中毒,故用量不宜过大;全蝎有引起子宫收缩的药理作用,故孕妇忌用。
  ③蜈蚣含类似蜂毒的毒性成分,毒性强,可引起溶血反应及过敏反应,大剂量可致心肌麻痹,呼吸抑制,故应严格控制剂量,不可多服,孕妇亦忌用。
  6.本章药物中注意羚羊角与牛黄、钩藤与天麻在性能、功效、主治方面,全蝎与蜈蚣在功效、主治方面的异同。
  ①羚羊角与牛黄性能方面:
  二者药性偏寒凉,均归肝、心二经;但羚羊角味咸,牛黄味苦。功效方面:二药均有息风止痉,清热解毒功效,又兼清心肝热。但羚羊角尚能平肝潜阳,清肝明目;而牛黄又可化痰开窍。应用方面:二药均用于肝风内动,痉挛抽搐,均能清心凉肝,宜于热病,热极生风之高热惊厥抽搐。二者又均可治温热病热毒炽盛,内陷心包之壮热神昏,但牛黄还可用于中风、癫狂、痫证等痰热闭阻心窍之闭证神昏。此外,羚羊角还能平肝潜阳,清肝明目,可治肝阳上亢证,肝热目疾、头痛。牛黄清热解毒又可治咽喉肿痛、外科疮痈等。
  ②钩藤与天麻性能方面:
  二药味甘,归肝经。但钩藤药性微寒,兼归心经;天麻药性平。功效方面:二药均有息风止痉、平肝潜阳功效。但钩藤性微寒,兼清肝热;天麻尚有祛风通络止痛之效。应用方面:二药均可治肝阳内动,痉挛抽搐,但钩藤较宜于热盛动风之痉挛抽搐;而天麻药性平和,应用广泛,尤多用于慢惊风、破伤风、痫证之痉挛抽搐。二药又可用于肝阳上亢证,但钩藤宜于肝阳上亢兼有肝热者;天麻除治肝阳上亢之眩晕、头痛外,还可用于湿痰、血虚等眩晕。此外,天麻还可用于中风瘫痪、风湿痹证。
  ③全蝎与蜈蚣功效方面:
  二药均有息风止痉、攻毒散结和通络止痛功效。但全蝎三方面的功力均不及蜈蚣。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肝风内动,痉挛抽搐,较多用于慢惊风、破伤风、痫证之痉挛抽搐;亦用于痈肿疮疡、瘰疬;还可用于风湿顽痹、顽固性偏正头痛、口眼斜等。二药有毒性,功用相同,但全蝎的毒力与功效均较蜈蚣弱,为安全用药,内服宜用全蝎,外用多用蜈蚣;两者若配伍应用应酌减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