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本章药物的药性大多偏温,香附较为平和,川楝子、青木香因能清热而性寒;枳实自《本经》起皆称其微寒,对此有人回避,也有人提出质疑,其实际意义不大,故仍从之。各行气药均可有辛味,又因多数药性偏香燥,有的可以降泄(如柿蒂),有的可以清泄,故本章要求考核的药物一般都兼有苦味,但应理解其苦的意义各有不同;因沉香之燥性较弱,且其滋味不苦,故未标苦味。本章各药均可归脾胃或大肠经,香附、川楝子、青皮等疏肝药则主要归肝经,橘皮、佛手又归肺经,沉香、乌药又归肾经。但应重点掌握橘皮、枳实、木香、香附、川楝子等5药的性能。
  2.在功效方面:
  本章药物一般都具有行气的功效,唯柿蒂专于降胃气,实际上不是行气药,只是不便归类而习惯附于本章,故无行气功效。橘皮等柑橘类的行气药,主要在于调中、除胀,无明显止痛作用;其中枳实长于除痞胀,较为特殊。薤白则不长于除胀和止痛,多用于痢疾后重,故习称行气导滞。其他药则长于止痛(亦可除胀),具有行气止痛的功效。青皮、香附以行气疏肝为主,川楝子、佛手、荔枝核等药亦可疏肝。其余各药的兼有功效,则不难区别。
  3.在主治(或应用)方面:
  本章药物都可用于脾胃及大肠气滞诸证,只是柿蒂并无行气作用,故不用于气滞证;其中川楝子、青木香苦寒易伤脾胃,香附、薤白不长于治疗脾胃气滞证,故在教材的有关应用中,均未列出该证。应理解为这些药不常用于脾胃气滞,但不是无此主治证。枳实、木香、薤白只是对大肠气滞、痢疾后重的作用相对较强,故在其应用中加以强调。此外,还应重点理解:橘皮善能行气调中,作用温和,各种脾胃气滞证均常选用;青皮破气散结力较强,食积气滞较甚者,以及血瘀瘕积聚证,亦多选用;枳实长于消痞,凡湿热、热结、食积、痰阻、脾虚等多种原因所致气滞而痞闷者,均常选用;煨木香可以主治脾虚泄泻并有气滞之证;乌药、沉香因长于温中,较宜于寒凝气滞者;川楝子、青木香较宜于气滞而有热者。其余因特殊功效而兼有的相应主治,如橘皮之治湿痰证,薤白、枳实之治痰气阻滞或寒凝之胸痹,沉香之治胃寒呕吐、虚喘,乌药之治虚寒尿频、遗尿等,均不难判别。
  4.在配伍方面:
  应着重理解橘皮配伍苍术、厚朴,橘皮配伍人参、白术,木香配伍黄连的主要意义。橘皮配伍苍术、厚朴,可增强燥湿运脾、行气和中之效,主要用于湿阻中焦证。橘皮配伍人参、白术,可共收补气健脾、行气和中之效,并使人参、白术补而不滞,主要用于脾虚气滞之证。木香配伍黄连,有清热燥湿(解毒)、行气导滞之效,主要用于湿热痢疾、里急后重之证。
  5.本章药物中应注意橘皮与青皮在功效、主治及药材来源方面的异同:
  橘皮为植物橘(及其栽培变种)的成熟果皮,青皮则为同种植物的幼果或未成熟的果皮。
  功效方面:二药均有行气的功效,但橘皮作用温和,青皮较为峻烈,能破气散结;橘皮主要行散脾胃及肺之气滞,青皮主要行散肝及脾胃之气滞(前人有橘皮主高,青皮主低之说)。此外,橘皮又可燥湿与化痰。
  应用或主治方面:橘皮广泛用于多种脾胃气滞证,并常用于湿痰、寒痰咳嗽(及湿阻中焦)等证);青皮主治肝气郁滞诸证,食积气滞腹痛及气滞血瘀,月经失调、癥瘕积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