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节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本类药又称为辛凉解表药,但并不将各药的药性定为凉性,习惯上常谓薄荷与葛根性凉,蝉蜕、蔓荆子、柴胡为微寒,其余为寒性。实际上各药的寒性均不太强,可统称其性偏寒凉。因辛能散,各药均有辛味;本类药既是解表药,又多是清热药,故又多有苦味;结合葛根生津及桑叶等药的滋味特点,习惯上又标明其有甘味。本类药均可归肺经,其余因兼有功效及其主治而定,如薄荷与柴胡疏肝,桑叶、菊花与蝉蜕明目等,又可归肝经;葛根、柴胡、升麻又可升脾(胃)阳气,故又归脾(胃)经等。
  2.在功效方面:
  本类药物均有疏散风热的功效,以其疏散之性,薄荷、蝉蜕、牛蒡子、桑叶、菊花、蔓荆子等还有清头目、利咽喉或止痒之效,其中薄荷的作用尤为明显,故将以上作用列入功效之中,其他药物则从略。透疹虽与解表有关,但实为特殊功效,故仅薄荷、牛蒡子、蝉蜕、葛根与升麻有此功效。在其他兼有功效中,则多与清热有关,如牛蒡子与升麻能清热解毒,桑叶与菊花能清肺、清肝明目等。余下的功效则不难区别和记忆。
  3.在主治(或应用)方面:
  本节药物中薄荷、牛蒡子、蝉蜕、桑叶、菊花是典型的疏散风热药,既常用于风热表证,又常用于温热病卫分证。葛根、柴胡、升麻三药,长于解表退热,虽为寒性,但并不常用于卫分热证,风寒表证发热亦较常用。还应注意葛根长于“解肌”及缓解外邪郁阻之项强不舒;柴胡长于治疗邪入少阳,寒热往来之证;蔓荆子能止痛,多用于表证而头昏头痛或身痛者。
  此外,应注意牛蒡子治咽喉肿痛,不论风热或热毒所致者,均宜选用,尤宜于兼见便秘者;桑叶既治肺热咳嗽,又治肺燥咳嗽;桑叶与菊花,常用于肝热目疾,亦可主治肝虚目暗,视物不清;蝉蜕利咽而善治风热所致的声音嘶哑;葛根升阳而多用于脾虚泄泻,柴胡与升麻升阳则多用于脏器下垂等症。
  4.在配伍方面:
  
着重理解薄荷配荆芥、桑叶配菊花、柴胡配黄芩、柴胡配黄芪的主要意义。
  薄荷与荆芥在祛风方面相须为用,多用于表证及风邪所致的头昏头痛、咽喉不利、皮肤瘙痒之证。桑叶配菊花在疏风热方面相须为用,主要用于风热表证或温病卫分证之发热、咽痒、咳嗽者。柴胡配黄芩,共收和解少阳之效,主要用于少阳证,寒热往来。柴胡配黄芪共收补气升阳之效,主要用于中气下陷所致的小腹坠胀、久泻不止或脏器下垂之证。
  5.本节药物中注意薄荷与荆芥,桑叶与菊花,葛根与柴胡在性能、功效与应用等方面的异同。
  ①薄荷与荆芥
  性能方面:二药均为味辛,归肺、肝二经之药;但荆芥药性偏温,薄荷偏寒(凉性)。
 功效方面:二药有解表,清头目,利咽喉,止痒、透疹等功效。但荆芥偏于祛风解表,
炒炭可以止血,薄荷疏散风热,(并可疏肝行气,化湿和中)。
  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风热表证、温病初起或风寒表证,治风寒表证,荆芥相对更为多用。二药亦常用于风邪所致的头昏头痛、目赤多泪、咽喉痒痛、皮肤瘙痒及麻疹初起,疹出不畅等证。在上述应用方面,二药常相须为用。
  此外,荆芥炒炭可收敛止血,可用于各种出血证;(薄荷还可用于肝郁气滞及腹胀吐泻之证)。
  ②桑叶与菊花
  性能方面:二药均为辛、苦、甘,寒;主要归肺、肝二经之药。
  功效方面:二药均有疏散风热,清肺热、清肝明目的功效。桑叶还可润肺燥(还止血),菊花还可平肝阳(还解热毒)。
  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风热表证和温病卫分证,或内有肺热而发热、咽痒、咳嗽者,二者相须为用。亦常用于肝热目赤肿痛,或肝肾不足,视物不清者。
  此外,桑叶还可用于肺燥咳嗽;菊花还可用于肝阳上亢,头痛、眩晕(及热毒疮痈)。
  ③葛根与柴胡
  性能方面:葛根辛、甘,凉;归肺、脾、胃经。柴胡辛、苦,微寒;归肺、肝、脾经。
  功效方面:二药均可解表退热,升阳。葛根还可透疹,升津止渴;柴胡还可疏肝解郁。
  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风热感冒和风寒感冒。葛根长于解肌并缓解项强,故外感化热,初犯于里,症见发热重、恶寒轻、口微渴及风寒郁阻,经气不利而项背强痛之证多用;柴胡善入少阳以祛邪,故少阳证寒热往来者多用。二药亦可用于脾虚气陷之证,然葛根较多用于脾虚泄泻,柴胡多用于中气下陷,脏器下垂。
  此外,葛根可用于麻疹初起,疹出不畅以及热病口渴、或消渴病。柴胡还用于肝气郁结之胁肋胀满、情志抑郁及妇女月经失调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