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节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本节药物在性能方面的共同特点是性温、味辛,归肺经。其药性虽然同为温性,但因桂枝助阳,生姜温中与温肺,羌活雄烈,故温性或温燥之性较强;紫苏较为温和,而防风、荆芥为微温,其中荆芥偏于平和(荆芥炭苦、涩,性平)。其药味除均可有辛味外,因麻黄平喘,羌活燥湿而有苦味;因桂枝助阳,防风性缓为“风药中润剂”,故又有甘味。其归肺经以外,因麻黄利尿又归膀胱,桂枝温助肾、心、脾阳又归此三经,紫苏行气宽中又归脾胃……尤应注意的是麻黄归膀胱经,是以脏腑辨证而确定的,表明其利尿的作用部位;而羌活、防风的归膀胱经,是以经络辨证而确定的,表明其解表的作用部位(足太阳膀胱经为一身之藩篱,主表),如以脏腑定位,此二药的解表作用又应归肺经。
  2.在功效方面:
  本节药物的共有功效是发散风寒。但在教材中还有发汗解表,祛风解表等提法,意在反映各药在发散风寒方面的不同特点。初学时可统一视为发散风寒,待日后提高时再进一步掌握其特点。不过应当了解,凡称发汗解表者,均有较明显的发汗作用;凡称祛风解表者,其温性不强,多为微温之品,且发汗作用亦不强,并兼有止痒之效,还常用于皮肤瘙痒。
  在兼有功效方面应当注意:麻黄、生姜、细辛发散风寒而兼平喘(或止咳);麻黄、香薷兼能
利水消肿;羌活、防风、苍耳子、藁本兼能祛风湿、止痛;白芷亦能止痛;苍耳子、辛夷、白芷、细辛兼能通鼻窍;香薷可化湿以和中,紫苏可行气以和中,生姜可温脾胃以和中。
  3.在主治(或应用)方面:
  本节药物均可主治风寒表证,但在各药的相应主治(应用)中,还必须认识其个性特点。而这些特点往往是由于各药在性能、作用强度及兼有功效等方面的原因而决定的。对于这些原因亦应掌握。如麻黄宜于风寒表实证。桂枝则风寒表实无汗与表虚自汗均宜,且适用于阳虚而感受风寒者。紫苏宜于外感风寒而兼气滞或咳喘痰多者。荆芥不论风寒表证或风热表证均广泛应用。防风以治风寒表证为主,并可止痛,风热表证及卫气不足之人外感风寒者,亦可配伍使用。羌活辛温性燥而雄烈,宜于外感风寒夹湿,头身疼痛、肢体酸楚较重之证;尤善除膀胱经之疼痛。此外,熟悉药中,香薷长于治疗外感风寒内兼湿阻中焦之证;白芷、细辛长于治疗外感风寒而兼头痛、鼻塞之证(白芷善治阳明头痛);细辛、生姜还长于治疗风寒咳嗽之证。……亦应了解。
  4.在配伍方面:
  
着重理解麻黄配桂枝,麻黄配石膏,麻黄配杏仁,桂枝配白芍,桂枝配活血药,桂枝配祛风湿药,桂枝配茯苓等利水药,紫苏配砂仁、丁香,紫苏配黄连,防风配黄芪的主要意义。
  麻黄配桂枝,相须为用,主要是增强发汗散寒以解表之力,宜用于风寒表实无汗之证。麻黄配杏仁(相使),用杏仁辅助麻黄止咳平喘,宜用于风寒喘咳。桂枝配白芍,共收调和营卫之
效,宜用于外感风寒表虚自汗。桂枝配活血药或祛风湿药,均以其温通经脉之功,增强活血药或祛风湿药的作用,宜用于寒凝血瘀证或风湿寒痹证。桂枝配伍茯苓等利水药,主要在于温肾与膀胱阳气并散寒,助膀胱气化,共收温阳化气、散寒利水之效,宜用于肾与膀胱虚寒所致的水肿、小便不利等证。紫苏配生姜、丁香等,增强温中止呕之力,宜用于胃寒呕吐;紫苏配黄连,共收清热止呕之效,宜用于胃热(或湿热)呕吐。防风配黄芪,相反相成,祛邪而不伤正,固表而不留邪,共收益气解表之效,宜用于卫气不固而外感风邪之证。
  5.在兼有功效及其应用(或主治)方面应注意:
  ①麻黄既能辛散以宣肺平喘,又可苦泄以降逆平喘,可主治肺气壅遏,宣降失司之喘咳实证。尤宜于风寒喘咳,风热喘咳亦可选用。
  ②麻黄可以利尿消肿,但更长于发汗以外散肌肤水湿,并可宣畅肺气,通调水道,下输膀胱以助其利水,故尤宜于水肿初起兼有表证者。
  ③桂枝温通经脉之功,既可助祛风湿药以除痹痛,又可助活血药以祛瘀止痛。故相应的主治有风寒湿痹(尤以上肢及肩背等处多用),寒凝血瘀之妇女月经失调、痛经、癥瘕、产后腹痛,外伤受寒及经脉受寒之头痛、腹痛、疝痛、阴疽等证。
  ④桂枝温助阳气之功,可以主治心阳不振、脾阳不运及肾与膀胱虚寒诸种阳虚证。其配伍因证而异。
  ⑤紫苏的行气之功,可以除胀、止呕,故主治呕吐以有气滞者为宜 ,偏寒、偏热,或有痰湿,或妊娠呕吐,均可配伍使用。
  6.在用法及使用注意方面着重了解:
  
①虚喘、高血压及失眠患者慎用麻黄的原因:虚喘多由肺、肾气虚所致,并非肺气壅遏之证,治宜补益肺肾;麻黄辛散发汗,又会耗气伤津,故虚喘不宜。又麻黄所含麻黄碱对中枢神经有明显兴奋作用,并可升高血压,故高血压及失眠患者慎用。
  ②麻黄生用、炙用与捣绒用的意义:生用发汗力强,宜于风寒表证;炙用长于平喘,宜于肺热喘咳(风寒喘咳亦可用生品);捣绒用作用缓和,故小儿、老人及体虚患者多用
  ③血热妄行者忌用桂枝:桂枝温性较强,既外散风寒,又可温经、助阳,并善入血分,易使血热妄行者证情加重。
  ④紫苏梗一般宜用于气滞轻证:因紫苏梗无解表作用,且行气作用亦弱于苏叶。
  ⑤细辛有小毒,过量易致“气闷塞,不通者死”(引起呼吸抑制),故用量不可过大,服散剂每次0.5~1g;根据十八反,细辛不宜与藜芦配伍。
  ⑥苍耳子为有毒的果实药材,炒后碾去刺用,可便于配方,又利于有效成分煎出,并可降低毒性。
  ⑦辛夷药材表面有长茸毛,包煎可避免混于煎液中的茸毛刺激咽喉。
  7.本节药物中注意麻黄与桂枝、荆芥与防风在性能、功效与应用方面的异同:
  ①麻黄与桂枝
  在性能方面:都为辛温归肺经之药。而麻黄兼有苦味(因能降泄),且归膀胱经(利尿);桂枝兼有甘味(助阳),且归肾、心、肝经(助此三经阳气)。
  在功效方面:二药均能发散风寒(或发汗解表),但麻黄长于发汗解表,桂枝较麻黄温和;麻黄又兼有平喘、利尿的功效,而桂枝则兼有温通经脉、温助阳气的功效。
  在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风寒表证。然麻黄宜于外感风寒表实无汗之证;桂枝则风寒表实与风寒表虚均宜,治表实与麻黄相须为用,治表虚宜与白芍同用,共收调和营卫之效。此外,麻黄还常用于肺气壅遏不宣之喘咳,尤宜于风寒外束者;治肺热喘咳须与石膏等清泄肺热之药同用,共收清肺平喘之效。亦常用于水肿初起而有表证者。桂枝还常用于寒凝血瘀证、风湿寒痹证及心、肾、脾之各种阳虚证。
  ②荆芥与防风
  在性能方面:二药均为性微温,味辛;主要归肺、肝二经之药;不同点是防风尚有甘味。
  在功效方面:二药均有祛风解表(及止痒)的功效。荆芥还能清头目、利咽喉、透疹,炒用还可止血;防风还能祛风湿、止痛、止痉。
  在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外感表证,但荆芥药性较平和,风寒表证、风热表证及温病卫分证,皆广泛使用;防风的温性甚于荆芥,以主治风寒表证为主。二药亦可主治风邪郁于肌表的皮肤瘙痒。
  此外,荆芥还常用于风邪所致的头昏头痛、目赤多泪、咽喉痒痛及麻疹初起,疹出不畅;炒炭后还可用于出血证。防风还常用于风湿痹证及破伤风,痉挛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