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本章药物的药性因其主治病证有寒有热,药性也有的偏温、有的偏寒。同是温性,紫苏子相对温燥,宜于寒痰咳喘;而苦杏仁、百部等虽标微温,但药性温和而不燥,故适应范围较广。桑白皮、葶苈子均标为寒性,但葶苈子的苦寒之性偏盛。药味亦缺乏规律性,其辛味与具体作用无直接对应关系。桑白皮、紫菀的甘味并不代表其补益,而百部质润,有润肺之功,标以甘味。马兜铃、枇杷叶、葶苈子能清泄肺热,标以苦味。学习时,应结合每味药物的具体功效及应用来加以理解认识。本章药物的共性反应在归经方面,均归肺经。但因兼有功效不同,还兼归其他经。如苦杏仁、紫苏子均兼能润肠通便,兼归大肠经;枇杷叶清胃止呕,兼归胃经;葶苈子、桑白皮兼可利水消肿,兼归膀胱经。本章药物多具沉降作用趋向。
  2.在功效方面:
  本章药物大多具有止咳平喘两种功效,但有的偏重于止咳,有的则偏重于平喘。在兼有功效方面应注意:紫苏子、葶苈子、白果、马兜铃、枇杷叶、紫菀、款冬花等均兼有化痰(祛痰)功效;马兜铃、枇杷叶、桑白皮、葶苈子又兼能清泄肺热;苦杏仁、紫苏子兼能润肠通便;桑白皮、葶苈子兼能利水消肿。
  3.在主治(或应用)方面:
  本章药物均可用于以咳、喘为主要表现的病证。引起咳喘的病因复杂,学习时应注意有的药物兼有消除病因的功效及特点,以达到准确选药的目的。如桑白皮宜于肺热喘满者;葶苈子尤宜于痰浊阻肺之喘满实证;紫苏子较宜于咳喘气逆胸闷(兼气滞)而偏寒者;百部应用广泛,但其甘润,较宜于阴虚劳嗽或久咳不愈者;枇杷叶、马兜铃又兼清热化痰之功,均宜于肺热咳喘有痰者。苦杏仁为治咳喘要药,可广泛用于多种原因所致咳喘。
  4.在配伍方面:
  着重理解苦杏仁配麻黄、苦杏仁配桑叶的主要意义。苦杏仁配麻黄,苦杏仁有良好止咳平喘之功,麻黄可宣肺平喘,又能发散风寒,二者配伍平喘止咳之功更增,可用于各种喘咳,尤宜于外感风寒所致者。苦杏仁配桑叶,桑叶可清肺润燥而止咳,又能疏散风热,二药配伍以增宣散止咳之效,用于风热、肺热、肺燥等所致咳嗽。
  5.在兼有功效及其应用(或主治)方面应注意:
  ①苦杏仁、紫苏子均为植物种子,富含脂肪油,可润滑肠道而通便,均宜于津枯肠燥便秘,尤宜于咳嗽而兼便秘者。
  ②百部外用有杀虫灭虱之功,单用或配伍燥湿杀虫止痒之品,用于蛲虫、阴道滴虫、疥癣、头虱、体虱、阴虱等证。
  ③桑白皮利水消肿,又可清肺热,降肺气,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故宜于面目肌肤浮肿或全身水肿兼胀满喘急者。
  ④葶苈子利水消肿之力强,又能消除停于胸胁间的痰饮,故宜于胸水、腹水及全身浮肿之实证。
  6.本章药物中注意桑白皮与葶苈子,苦杏仁与桃仁在性能、功效与应用方面的异同。
  
①桑白皮与葶苈子
  在性能方面:药性均偏寒,归肺、膀胱经。而桑白皮味甘,葶苈子味苦(清泻肺火)、辛。
  在功效方面:二药均能清肺平喘,但桑白皮清泄肺热以平喘,作用缓和;葶苈子长于化痰、泻肺火以平喘,其力较强。二者又均兼有利水消肿之功。
  在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喘满之证。桑白皮应用较广,肺热、肺虚有热及痰浊阻滞之喘咳者均可配伍使用,较宜于肺热喘咳。葶苈子则多用于痰浊阻肺之喘满等实证。二者又均可用于水肿、小便不利。但桑白皮较宜于面目肌肤浮肿或全身水肿等证;葶苈子则宜于胸水、腹水及全身水肿等实证。
  ②苦杏仁与桃仁
  在功效方面:二药虽均有止咳平喘功效,然而苦杏仁较桃仁作用强,且常用;二者又均具润肠通便之功。桃仁以活血化瘀为其所长。
  在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咳喘证。但苦杏仁应用广泛,无论外感风寒、风热,寒痰、热痰,肺热、阴虚等所致咳、喘及久咳不止者,皆可配伍使用;桃仁在此方面应用较少。二者均可用于津伤之肠燥便秘。而桃仁常用于多种瘀血证,如妇科之经闭、痛经、产后腹痛,内科之积、肺痈、肠痈及外科跌打损伤等瘀血阻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