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本节药物在性能方面的共同特点是味甘(能补)。其药性除黄精、枸杞子具平性外,本节药物多具有一定的清热作用,能消除或减轻阴虚内热证,故多具寒凉药性,但其清热力并不强,多数药物药性微寒,部分标寒性的药物,其寒性亦不强。其药味除甘味外(根据五味理论,补阴药的甘味主要表示能补益,鳖甲系以补益为主要功效的药物,也应具有甘味,但因古代本草未给鳖甲标甘味,现代中药学教材遵循古代本草亦未标甘味),北沙参、麦冬、天冬、女贞子滋味微苦,又具清热之功,而有苦味(其余具清热之功而滋味 不苦者,古代本草多未标苦味,现代本草亦多未标苦味,根据五味理论,能清热者,可标苦味);墨旱莲能能收敛止血而有酸味;龟甲、鳖甲为血肉有情之品,鳖甲并能软坚散结,还具咸味。本节药物的归经不统一,应分类掌握:北沙参、南沙参、玉竹、麦冬、天冬、百合、黄精均能补肺阴而归肺经;北沙参、南沙参、玉竹、麦冬、天冬、石斛、百合能补胃阴而归胃经;天冬、石斛、黄精、枸杞子、墨旱莲、女贞子、龟甲、鳖甲能补肾阴而归肾经;枸杞子、墨旱莲、女贞子、龟甲、鳖甲能补肝阴而归肝经;玉竹、麦冬、百合、能补心阴,龟甲能安心神而归心经;黄精还能补脾阴、补脾气还归脾经。
  2.在功效方面:
  本节药物分别能补肺胃肝肾心脾阴。补益肺胃肝肾心脾阴的功效分别是对肺胃肝肾心脾阴虚证的治疗作用,分别是从对肺胃肝肾心脾阴虚证的疗效中总结出来的。需要明确的是,一般《中药学》中,本节中能补胃阴的药物其功效多提为“益胃生津”或“生津止渴”或“生津”,但“益胃生津”、“生津止渴”、“生津”是从药物对口干多饮的疗效中总结出来的功效,针对的只是胃阴虚的一种症状——口干多饮,而补胃阴的功效,除能消除或减轻胃阴虚所致口干多饮外,还能消除或减轻胃脘隐痛、饥不欲食,或脘痞不舒, 或干呕呃逆等胃阴虚见症,因此,“益胃生津”、“生津止渴”、“生津 ”替代不了“补胃阴”,而“补胃阴”却包括了“生津止渴”,故凡能补胃阴的药,其功效部分不再提生津。
  
在兼有功效方面应当注意:补肺阴药中,北沙参、南沙参、玉竹、麦冬、天冬、百合兼能清肺热;南沙参、天冬、百合兼能祛痰;天冬、百合还兼能止咳。补胃阴药中,北沙参、南沙参、玉竹、麦冬、天冬、石斛兼能清胃热。补肝阴药中,枸杞子、女贞子兼能明目;龟甲、鳖甲兼能潜阳。补肾阴药中,天冬、石斛兼能降肾火。鳖甲补肝肾阴兼能退虚热。补心阴药中,玉竹、麦冬、百合兼能清心热;麦冬、百合兼能安神(龟甲亦能安神);麦冬还能除烦。补脾阴的黄精还兼能补脾气。鳖甲补肝肾阴兼能退虚热。此外,黄精、枸杞子兼能益肾精;枸杞子、龟甲兼能补血(养血);墨旱莲、龟甲兼能止血;墨旱莲兼能凉血;龟甲兼 能健骨;鳖甲兼能软坚散结。
  3.在主治(或应用于)阴虚证方面:
  本节药物均可主治阴虚证,但各药主治证分别有肺胃肝肾心脾阴虚的不同。在各药的相应主治(应用)中,还必须认识其个性特点。而这些特点往往是由于各药在性能、作用强度及兼有功效等方面的原因而决定的。对于这些原因亦应掌握。如北沙参、玉竹、麦冬、天冬、百合均能补肺阴主治肺阴虚所致诸证;因均兼能清肺热,故尤宜于阴虚肺燥有热之证;其中,天冬、百合兼能祛痰,天冬、百合还能止咳,尤宜于阴虚肺燥干咳痰少,咯痰不爽者。北沙参、玉竹、麦冬、天冬、石斛均能补胃阴主治胃阴虚所致诸证;因均兼能清胃热,故尤宜于胃热阴虚之证。天冬、石斛、枸杞子、龟甲、鳖甲均能补肾阴主治肾阴虚所致诸证;其中,天冬、石斛、兼能降肾火,尤宜于阴虚火旺之骨蒸劳热;鳖甲兼能退虚热,尤宜于阴虚内热证。枸杞子、龟甲、鳖甲能补肝阴主治肝阴虚所致诸证;其中,枸杞子兼能明目、益精、补血,尤宜于肝肾阴虚或精亏血虚之两目干涩,内障目昏;龟甲、鳖甲兼能潜阳,尤宜于阴虚阳亢证。玉竹、麦冬、百合、能补心阴主治心阴虚所致诸证;其中,麦冬兼能清心热、除烦安神,尤宜于心阴虚有热之心烦、失眠多梦、健忘、心悸怔忡;百合兼能清心肺之热,并能安神,且作用平和,补虚不碍邪,去邪不伤正,为治疗虚不受补,实不任攻之百合病心肺阴虚内热证主药。
  4.在兼有功效及其应用(或主治)方面应当注意:
  
(1)枸杞子的益精、补血之功,可主治精亏血虚之须发早白、视力减退、腰膝痠软、梦遗滑精等早衰诸证。
  
(2)龟甲的健骨之功,可主治成人腰膝痠软,步履乏力及小儿鸡胸、龟背、囟门不合等筋 骨痿弱证,以其长于滋肾养肝,故尤宜于肝肾阴虚之筋骨痿弱诸证,宜与滋阴降火,强筋壮骨之品配伍。
  
(3)龟甲的止血之功,可主治失血证,以其长于滋阴,性偏寒凉,故尤宜于阴虚血热,冲任不固之崩漏、月经过多,宜与滋阴清热、凉血止血之品配伍。
  
(4)鳖甲的软坚散结之功,可主治肝脾肿大等癥瘕积聚,常与活血化瘀之品配伍。
  
5.在配伍方面:着重理解补阴药配补气药、补阴药配补血药的主要临床意义。
  
补阴药配补气药,共奏气阴双补之效,宜于热病伤阴,壮火食气,以致气阴两伤之证。补阴药配补血药,共收阴血两补之效,宜于阴虚与血虚并呈之证。
  6.在用法和使用注意方面着重了解:
  (1)龟甲与鳖甲均宜砂炒醋淬后入煎的意义:此二药经砂炒醋淬后,质地酥脆,入丸散剂容易粉碎,入煎剂有效成分更容易煎出,并可矫臭。实验结果表明,二药炮制前后,蛋白质含量基本相近。但炮制后蛋白质的煎出率显著提高,Zn、Fe、Se含量明显增加,Ca的含量也有所增加。煎煮3小时后,龟下甲炮制品蛋白质煎出量是生品的14倍;鳖甲炮制品蛋白质煎 出量是生品的11.6倍。
  (2)南沙参不宜与藜芦配伍:十八反。
  
7.本节药物中注意北沙参与南沙参、麦冬与天冬在功效、主治方面,龟甲与鳖甲在功效与应用方面的异同。
  
(1)北沙参与南沙参
  
在功效方面:二药均能补肺胃阴、清肺胃热,但南沙参力量不及北沙参。此外,南沙参还略能补益脾肺之气,还能祛痰。
  在主治方面:二药均宜于阴虚肺燥有热之干咳少痰、咳血或咽干音哑;胃阴虚有热之口干多饮、饥不欲食、大便干结等证。但南沙参还宜于肺气阴两虚之证与脾气胃阴两虚证。
  
(2)麦冬与天冬
  在功效方面:二药均能补胃肺阴、清胃肺热。麦冬还能补心阴、清心热、除烦安神;天冬还能补肾阴、降肾火、止咳祛痰。麦冬以补胃阴、清胃热见长;天冬以补肾阴、降肾经虚火见长。
  在主治方面:二药均宜于胃阴虚有热之口渴、食欲不振及肠燥便秘等证;阴虚肺燥有热之干咳痰少、咳血、咽痛音哑等证。麦冬还主治心阴虚有热之心烦、失眠多梦、健忘、心悸怔忡等证;天冬还主治肾阴亏虚之眩晕、耳鸣、腰膝痠痛及阴虚火旺之骨蒸潮热,内热消渴等证。
  
(3)龟甲与鳖
  
在功效方面:二药均能补肝肾阴、潜阳,但鳖甲的力量不及龟甲。龟甲还能健骨、止血、养血安神;鳖甲还能退虚热、软坚散结。
  在应用方面:二药均可用于肝肾阴虚所致阴虚阳亢头目眩晕;阴虚内热骨蒸潮热,盗汗遗精;阴虚风动神倦等证,常相须为用。但以滋阴为主的方剂中多用龟甲;治夜热早凉、骨蒸潮热的方剂中多用鳖甲。龟甲还可用于肝肾阴虚,筋骨痿弱之腰膝痠软、步履乏力及小儿鸡胸、龟背、囟门不合;阴虚血热,冲任不固之崩漏、月经过多;阴血不足,心失所养之惊悸、失眠、健忘。鳖甲还可用于肝脾肿大等癥瘕积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