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重点问题解答和难点释疑

  1.在性能方面:
  攻毒、杀虫、去腐、敛疮这几种外用功效在五味理论中,没有与之相对应的味;对适应证的寒热亦无明显的选择性;对机体部位也无明显选择性:故不便按外用功效标注药物的性味归经。古代文献给本章药物标订的性味归经,缺乏共性。本章多数药物都具有一定毒性(本草文献认为无毒的炉甘石、硼砂,实际上内服也是有毒的,曾有小儿因鹅口疮服用硼砂致死的报道);砒石、升药、轻粉等药有大毒。
  2.在功效方面:
  本章涉及攻毒、杀虫、去腐、敛疮4种主要功效。教材中,将有毒药物对疮疡等邪毒所致病证的治疗作用提为“攻毒”,有“以毒攻毒”之意;将炉甘石、硼砂等少数药物对疮疡等邪毒所致病证的治疗作用提为“解毒”,意在反映这些药自身无毒(传统认为无毒,今天看来,炉甘石、硼砂内服亦有毒)的特点。
  在兼有功效方面应当注意:硫黄、白矾、蛇床子、轻粉、铅丹、炉甘石外用还能收湿(燥湿)止痒。土荆皮亦能止痒。砒石外用还能蚀疮。铅丹外用还能去死肌。
  3.在主治(或应用于)疮疡、疥癣、溃疡方面:
  虽然疮疡、疥癣、溃疡都是本章药物的主治病证,但由于各药的功效不尽相同,其主治也不完全相同,这是需要识记的。如雄黄、硫黄、白矾、升药、轻粉均可主治疮疡肿毒,雄黄还主治蛇虫咬伤。雄黄、硫黄、白矾、蛇床子、轻粉均可主治疥癣等皮肤寄生虫病。升药可主治溃疡初期,脓栓未落,腐肉未脱,新
肉未生之证。轻粉、炉甘石均可主治溃疡后期,腐肉已脱,脓水将尽,新肉不生,疮口难敛之证。在各药的相应主治(应用)中,还必须认识其个性特点。而这些特点往往是由于各药在作用强度及兼有功效等方面的原因而决定的。对于这些原因亦应掌握。如雄黄尤宜于疮痈肿毒。硫黄尤宜于疥疮,并治湿疹瘙痒。白矾尤宜于湿疹、湿疮等创面湿烂瘙痒的皮肤疾患。蛇床子宜于阴部湿痒、湿疹、疥癣及皮肤瘙痒等瘙痒性皮肤病。升药尤宜于疮疡等多种外科疾病的溃疡初期,脓栓未落,腐肉未脱,或脓水不净,新肉未生者。轻粉宜于疥癣、梅毒、黄水疮、湿疹等瘙痒性、湿烂性皮肤病。炉甘石宜于湿疹、黄水疮、皮肤瘙痒等以湿痒、
糜烂为特点的皮肤病及疮疡溃后,脓水淋漓,或脓腐已净而疮口不敛者。硼砂宜于咽喉肿痛、口舌生疮、鹅口疮、目赤翳障及阴痒、痔疮等咽喉口舌眼目及二阴粘膜部位的急性炎症或溃疡。
  4.在兼有功效及其应用(或主治)方面应当注意:
  ①硫黄内服补火助阳之功,可以主治肾阳不足,命门火衰所致的虚喘冷哮、阳萎及阴寒内盛大便滑泻或冷秘等证。
  ②白矾内服止泻之功,可以主治久泻、久痢滑脱不禁。
  ③白矾止血之功,可以主治衄血、便血、崩漏及外伤出血。
  ④白矾清热化痰之功,可以主治痰饮咳喘、癫痫及中风痰厥。
  ⑤白矾退黄之功,可以主治黄疸,尤宜于湿热阳黄。
  ⑥蛇床子内服温肾壮阳之功,可以主治男子阳萎不育、女子宫寒不孕及寒湿带下。
  ⑦蛇床子内服祛寒燥湿之功,可以主治寒湿久痹尤宜于兼肾阳不足者。
  ⑧炉甘石明目退翳之功,可以主治目赤肿痛剌痒、睑缘湿烂、多泪怕光、目赤翳障。
  ⑨硼砂内服清热化痰之功,可以主治热痰咳嗽。
  5.在用法及使用注意方面着重了解:
  ①雄黄切忌火煅的原因:因为雄黄的成分为硫化砷,经火煅后会生成三氧化二砷(即砒
霜)有剧毒。
  ②)硫黄不宜与朴硝同用的原因:配伍禁忌“十九畏”规定二药不宜配伍应用。
  ③砒石不宜与水银配伍的原因:配伍禁忌“十九畏”规定二药不宜配伍应用。有报道认为,水银与砒霜配伍,砷与汞之间会发生化反应,生成砷汞齐合金而失去药效。
  ④炉甘石一般不作内服的原因:《本草纲目》等本草均认为炉甘石无毒,但均只作外用而不作内服。本品外用对皮肤粘膜无剌激性、腐蚀性,内服的不良反应尚未见诸文献。但炉甘石的主要成分为碳酸锌,煅炉甘石的主要成分为氧化锌,有资料表明,大剂量的锌盐口服,可引起胃肠道功能紊乱,如恶心和腹泻。锌盐的催吐剂量约为300mg。长期服用锌的病人可出现继发性的铜不足,从而导致低色素巨细胞贫血。另外,在应用炉甘石时,还须考虑到铅、镉的摄入而致中毒的可能。
  ⑤硼砂内服不能过量的原因:《本草纲目》亦认为硼砂无毒。但过服本品可导致中毒。轻者可见呕吐,腹痛,腹泻;重者可见皮肤冷湿,肢端青紫,脉搏细速,血压下降,呼吸快,体温低下,皮疹,粘膜可出现粉红色,肌肉和动脉血都可变粉红色,四肢麻木,烦躁,谵妄,可因循环衰竭与休克而死亡。亦可引起肝肾损害,尿闭,尿毒症等。
  6.在用量方面着重了解:
  本章药物多数都有毒,内服必须将剂量严格控制在安全范围内。教材用量项下所标剂量一般是临床常用有效量,是临床确定具体用量时的重要依据,必须识记。值得指出的是,目前一般《中药学》中,对待大毒药物的剂量,有偏重安全,忽视疗效的现象。如将砒石等药的剂量降到最低有效量之下,用药如不能取得疗效,不仅失去了用药的意义,而且由于药物未能控制住病势,病情会发展加重。对于砒石之类大毒药物,如无特殊必要,一般不宜作内服,如有必要内服,则不仅应当将剂量严格控制在安全范围内,而且也应当将剂量确定在有效量之内,使用药既安全又有效。
  ①历版《中药学》教材给砒石标订的剂量,从0.09~0.15g逐渐降至目前的0.002~0.004g。但从目前砒石的临床应用情况来看,0.003~0.006g只是试探用量。砒石的内服有效量应为0.01~0.04g。据报道,砒石的成人中毒量为0.01g;致死量为0.1~0.2g。其治疗有效量已超过最低中毒剂量,但未达致死量。另外,砒石的中毒剂量,由于个体差异而有所不同。据报道,有人对砒石特别敏感,0.001g就能引起严重的中毒症状,服至0.02g时即可危及生命。因此,砒石内服,应从0.001g开始,逐步增加至常用有效量。如在加量过程中,出现中毒反应,应立即停药。
  ②历版《中药学》教材给铅丹标订的剂量,从内服不得超过1.5g降至目前的0.3~0.6g。由于现代临床很少将铅丹内服,故无法根据现代临床实践来确定铅丹对不同疾病的内服常用有效量。从部分古方的用量来看,铅丹内服最低为每次服0.45g(《博济方》驱风散,治风痫),最高为每次服4.5g(《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乌金散,治消渴)。目前教材0.3~0.6g的用量,很可能没有达到最低有效量,然而却大超过了铅的一日内安全摄入量(600μg),亦超过了铅的临床中毒量(0.04g)因此既无效,又不安全。由于铅丹内服并没有不可替代的功效,而内服又不安全,因此,目前一般不作内服。